王冬子

王冬子

自知自己无知的人


还没提问
2票,来自: 尹炜迪 , 戴冬青 ,

谢谢金华的邀请回答这个有趣也有意义的问题。

开宗名义,我的答案很明确,互联网不会减少人类的工作岗位,相反,很有可能增多。原因主要如下:

首先,从人类历史的进程来看,工作岗位的种类是越来越多的。原始时期,生产型的大概就只有狩猎者和食物采集者,非生产型的大概也就巫师和首领之类;再后来农耕文明的出现让职业种类急剧分化增加,有了农民、铁匠、木匠、矿工等等等等,非生产型的就更多了,国王、官员、兵士以及教师、诗人、妓女等等等等;工业文明以降,新诞生的职业更是井喷式的增长,可以说,今日我们知道的大部分职业都是自工业革命之后诞生的。那么,我们有何理由期待互联网时代在职业种类方面会是一个例外呢?罗胖在《罗辑思维》的某一集里面举例过一个靠给儿童摄影来赚生活费周游世界的女孩。之前看新闻还有携程招聘的专业旅游景点体验员,而十年之前,谁会想到几百万人足不出户仅凭鼠标就可以当老板老板娘呢。

第二,正如罗胖所言,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颠覆作用在于”强制拆迁,异地重建“,正如100年汽车的崛起基本摧毁了整个马车夫阶层,但后者却借尸还魂般的在新时代以”司机“的形式出现。虽然互联网不可避免的会改变大部分行业的现有形态,但”豆腐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做薄了是豆腐皮,做没了是豆浆,万一卖不了,搁臭了还可以卖臭豆腐“,只要人性不变,人的欲望不变,那么在新的工具产生的条件下,现有行业最可能做的,是拓扑变换,而不是开关变换。

第三,”向人的基因密码里写入欲望,是上帝创世的最点睛之笔“,人类之所以能从东非一隅之地扩展至整个星球且大有统宰太阳系乃至银河的能力,大概也是基于欲望的无穷。欲望如同巨石底下的种子,在束缚中生出惊人的力量。如今虽然世界大致太平,但细细究来,问题依然车载斗量,环境问题,能源问题,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以及贫富差距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非常坚硬,没有一个是能够轻而易举解决的。如果说,人类为了解决吃穿住行而奋斗了几千年,产生了这么多林林总总相关的职业;那么为了解决这些更难回答的问题,应该有更多的人为之奋斗才行,而他们的奋斗,就是他们的职业。

最后,我说几句个人对于这个问题本身的一点看法。爱因斯坦有一句话,大意是”当问题出现的时候,我们不可能用导致这个问题的思维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之所以会问互联网会不会减少工作岗位,大概是看到了电子商务的诞生导致了中关村的那些卖电脑的失业,但其实”凡是在历史中诞生的,也必在历史中灭亡“,但这正说明了我们现在未有真正具备互联网时代的思维特质,因为我们生在前互联网时代,因为我们是互联网时代的移民。而我想,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大概会问,”互联网在解放了人类之后,会产生怎样的新的形态的职业?“如果想问中关村不卖电脑之后怎么办,我觉得这会是中关村真正成为中国硅谷的开始。如果你知道鼎好海龙大厦等有越来越多的楼层被用来作为创业企业的孵化器,你就应该明白我未说虚话。

2013-10-05 14:35

真正有意义的问题,都是没有一个舒服的答案的。真正有意义的问题,大概会是这样:“肯定的回答既是对的也是错的,否定的回答同样既是对的也是错的。”这种悖象的产生,是因为问题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对”“错”本身。就像盲人摸象一样,说大象是柱子的人并不比说大象是簸箕的人对,也不比其错。

同样我觉得,到底应不应该保护版权,是一个trade-off的问题。中国古代不保护版权,是因为作者写书是为了求人格的圆满,“立德立功立言”中的最后一立,也就是刊书藏之名山传于后世;西方自近代以来保护版权主要是保护著作者的权益,也有基于鼓励创新的考量。如果站在西方的角度指责中国古代对于知识产权的不够重视,大概有一点关公战秦琼的味道。

回到当代,在许多人中国也是疏于对版权的保护的,虽然近年明显加大了保护力度,但还是与西方相差甚大。美国一本教材动辄卖到几十甚至上百美金,对于中国学生而言是一件可怖的事情,如果中国这样搞,大概失学的孩童数量要翻几番。而“谷贱伤农”,大部分的中国名作家,如贾平凹余秋雨易中天等等都面临过盗版侵权问题,之后也不了了之。这种局面,使得真正有才华的人无法忽视油盐酱米茶而专心创作,其结果就是自新中国尤其是改革开放以降,未有文学巨擘的出现,中华的煌煌文字,到了我们这一代,很难折射出她应有的光芒。

所以对于当今的中国而言,应该保护版权问题。但如何保护,就从trade-off问题置换为一个技术性问题。如何在不严重影响国民的阅读成本的基础上,激发起创作者的热情,需要的是精巧的设计。

PS:虽然自大学以来买书甚多,但由于买的书都是自己喜欢的,所以从未买过盗版书,小小的自矜一下。LOL

2013-10-05 15:16

-1票,来自:

我不是来捣乱的,这里有一个回答,虽然颠覆三观,但逻辑鲜明,可以自洽:

因为唐僧的父亲恰好就是水贼刘洪。

唐僧的亲爹绝不是新科状元陈光蕊, 因为他的母亲温娇小姐与陈光蕊结婚的时间仅为8至18天, 这么短的时间, 温娇不可能确认怀了孕。并且,在陈光蕊被水贼刘洪打死后,只三个月,温娇就生了唐僧。

那么,唐僧的亲爹究竟是谁呢?

这很不好猜。与温娇小姐相关的丞相府内外、甚至朝廷等等,只要是有可能产生接触的所有成年男性,从理论上讲,都是值得怀疑的对象。而单单只能排除陈光蕊一个人。

因此,嫌疑对象非常多。我们采用“假设--求证”的方法来论断推理,那么,假设谁最合适呢?我认为假设那个“水贼刘洪”,才是最合适的。

因为:只有“当唐僧的亲爹为刘洪”的时候,才能够将全文中所有的谜团、矛盾一一破解开来! 才可以在逻辑关系上,全部准确无误。而假设其他人则都不能。

当唐僧的亲爹是刘洪的时候, 我们的温娇小姐才会心甘情愿地陪着杀夫仇人睡上六千五百七十个夜晚, 才会过上十八年世外桃源般的真正属于自己的日子。在温娇小姐眼里, 刘洪才是真正的情郎, 一个为了自己才杀人的人而已。

否则就根本无法解释如下事件:

1. 为什么温娇小姐有条件报仇,却一直没有报仇?

2. 为什么温娇小姐有条件自杀,却一直没有自杀?

3. 为什么直到刘洪死了之后,温娇小姐也自杀了?

为什么?因为刘洪才是温娇小姐的情郎!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

当年在洪江渡口, 刘洪、李彪两个水贼杀了陈光蕊,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劫财劫色, 那么, 这两个水贼就会财物平分, 女人也要平分, 先L J, 再商量: 这个女人究竟是杀掉, 还是藏起来压寨。

可都不是, 钱也没要, 居然是: 刘洪穿了光蕊衣冠,带了官凭,同小姐往江州上任去了!

我们再看这一幕的细节:“先将家僮杀死,次将光蕊打死”。

家僮是“杀”的, 一刀就解决了, 光蕊是被“打”死的!打, 比杀要慢得多, 刘洪为什么要打? 打是在泄愤,多数是边打边骂:“我叫你干...!”

小姐见他打死了丈夫,也便将身赴水,刘洪一把抱住道:“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

这句话真是耐人寻味啊, 你若跟我过日子的, 我也不计较你跟陈光蕊的事了, 反正你已经有了我的孩子, 你若不跟我过日子, 我就跟你一刀两断!

原文分析的更加精彩一些,详见:

http://blog.renren.com/share/507350033/16452792213

2013-10-11 15:47

start=1498721358.8502end=1498721358.9274last=0.077142000198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