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权即正义”是人类逃不过的宿命,还是不可重蹈的覆辙?

【缘起】在昨天的沙之书读书会上,讨论黄仁宇的名著《万历十五年》,有书友结合明史,提到了强权即正义的问题。强权即正义的说法最早出自修昔底德所著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被称为“修昔底德陷阱”,历来颇具争议。

那么,修昔底德陷阱究竟是什么含义?在什么历史环境中提出的?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它?

分享到:
    评论  



1 个回答


 
Samebook助教  欢迎来到samebook! images
1票,来自: Samebook助教 ,

下文是一篇学者的文章,引自《南方周末》,对帮助我们深化理解强权即正义的问题,有一定的帮助。


历史知识能够帮助我们形成对现实的理性判断,但并非总是如此。“修昔底德陷阱”便是一个例子。出于同样的历史知识,有人相信修昔底德陷阱是“历史规律”,因此是难以克服的;但也有人相信这是一个“历史教训”,今天不能重蹈覆辙。


修昔底德是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历史学家,他主张国家与国家之间只讲实力,不讲对错。通过研究公元前431年发生在希腊城邦之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修昔底德发现国家间有一个战略关系规律,那就是,不同国家因实力不同而形成等级,弱国实力等级的变化对整个等级系统影响不大,但强国实力等级的变化会对等级系统的整体稳定造成冲突甚至破坏。所谓国家间等级系统,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世界权力平衡”结构。修昔底德认为,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当时国家间等级结构发生变化的结果,雅典想要扩充帝国,超过斯巴达,“雅典实力的增长和斯巴达对此的恐惧”使得战争不可避免。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里,明确地提出了“强权即正义”的问题。雅典人的代表对弥罗斯人说:“你们应该争取你们所能够争取的,……经历丰富的人谈起这些问题来,都知道正义的标准是以同等的实力为基础的;同时也知道,强者能够做他们有权力做的一切,弱者只能接受他们必须接受的一切。”


但是,把修昔底德看成是一个只讲强权,不讲道义的人却是错误的。他将国内政治与国家之间的政治作了区分。在一个国家内,公民们是基于社会契约的共同体成员,这个共同体为公民们提供法治的保护,他们为此交付出自己一部分的自由。在这种法治平等面前,任何人不得肆意以强凌弱。但是,国际间不存在这样的社会契约,因此没有任何力量来防止发生弱肉强食。当然,在没有法治保证的国家里,即使在国家内部也会随时出现以强凌弱的“强权即正义”之事。


对修昔底德“强权即正义”的国际政治观一直有不同的看法,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就批评国内外双重道德标准的做法。他写道,“许多人似乎认为,对他们国内人的事情,他们互相之间要求基于正义的权威,但对于外国人,他们却不在乎正义。”


对修昔底德的一个误会是,因为他指出了公元前5世纪国家间争霸的某种规律,这个规则就此成为人类不可抗拒的宿命。修昔底德认为,雅典帝国在一个有强劲对手的世界里兴起,使得两个强国的冲突和战争不可避免。耶鲁大学教授唐纳德,在《新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不同意修昔底德的看法。他仔细分析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前,许多决定时刻的历史证据,对每个关键时刻都提出,是否可以有不同决定的疑问。现在有人用“修昔底德陷阱”来断言“中美必有一战”“中日必有一战”,像唐纳德那样在研究历史时着眼于避免历史的错误,应该是比主张“必有一战”者更有知识,也更富责任。


2014-04-28 09:09      评论 


我来回答:

回答前请先 登录 注册

没有找到数据.

关 注
1 人关注了这个问题
Samebook助教

start=1506436910.7706end=1506436910.8578last=0.087160110473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