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有限理性?有限理性与非理性有什么区别?

读书会中没有展开的一个问题。

分享到:
    评论  



3 个回答


 
jianghaoqian   images
2票,来自: liangjh1 , 戴冬青 ,

没有有限理性,就没有完全理性

理解“有限理性”和“非理性”,大概不能不先考虑“完全理性”。

如果说传统经济学(其实也没传统到哪里去,也就是这不到百年间的事。)的基本假设是完全理性的话,那么在经济行为中发现不符合传统经济学的经典模型预测的行为并就此展开研究之前,可以说“理性”与上帝的“全知全能”、中国古代“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样大而化之的口号颇为神似,更多是个未经分析就结束下来的武断假设,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词到底指的是什么意思,也没多少人真正去研究。可以这么说,“完全理性”是什么意思是随着对它的攻击而逐渐出现的,而且“完全理性”里面也不一定就没有“不完全”的内容——比如经典博弈论就有不完全信息博弈,也就是贝叶斯博奕。某种程度上,“完全理性”和“传统经济学”,“经典模型”是同义词,有着其历史根源,而非字面意义上的“完全”。况且,本来“完全”这个词的含义向来就不怎么“完全”。

“完全理性”遭到批评理所当然,但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这个对经济学家如此重要的“理性”概念也逐渐清晰了起来。打个比方,如楼上引用维基百科所言,“人们所获得的资讯、知识与能力都是有限的”,这当然是很合理的假设。反过来看,也就能看出原来传统经济学是假设人们能够获得所有的相关资讯、知识和能力的。这在以前可能也有提到,但不会得到认真对待——重要的是根据模型得到预测结果,至于这个模型本身隐含着什么样的假设,那大概更多是哲学家和数学家的事情吧。从此推而广之,人们开始发现,原来“理性”概念中有这么一个信息获取能力的维度,好,一个研究主题就出现了。

随着这样基本模型的现象越来越多,“理性”也越来越清晰,举几个例子:人的计算能力、人对后果的知识、人对其他人的了解、人对相关性的判断……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主题,后面都有一大批人在进行相应的研究。

不过虽然“理性”的概念在反对者的攻击中逐渐清晰起来,但某种程度上,它用起来不是那么方便了:以前只有一整套大家都承认的模型,一提“理性”,人人都知道就是这哥几个。但现在为了修正各个特殊的问题,很多新模型被提出,它们之间经常有巨大的差异,以至于难以整合。更令人头疼的是,整合工作往往出力不讨好:每一条进路都在或快或慢的进展着,也许我好不容易整合了一顿,得,新结果又出来了。还有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即使我成功地将所有的结果都整合到了一起,我怎么能证明现在大家的看法就是真正“理性”的呢?以前大家众口一词的时候,问题其实也存在,只是不突出,现在这个问题就凸现出来了。所有大家形成的共识就是:各自在自己关心的问题上搞研究,集中力量在一点或若干相关的点上突破,而不奢望能铸造一个新的传统经济学黄金时代那样的“完全理性”。

有限理性与非理性:完全理性统一性碎裂后的两种反应

现在再来看“有限理性”和“非理性”的问题。在过去那个美好的时代,理性=符合经典模型预测的行为,非理性=不符合经典模型预测的行为。这里的理性既有实证的一面,又有规范的一面。实证这一面是指:它想要准确描述一个“理性人”,也就是典型的经济世界中的人的行为;但更多是规范的这一面:如果你的行为不符合我这个模型,我就可以拿非理性这个大棒打你。既然后来得到关注的“有限理性”的那些行为不符合经典模型,那么它理所当然就是非理性的。因此,这样的经济学家往往有两面,既是科学家,又是政策专家。这样的人今日也并非没有,而且往往颇有名气。

而在有限理性出来之后,这层规范含义逐渐站不住脚了。当然,一开始是实证上的问题使得人们对经典模型提出了质疑:这地球上就没人按照你这个经典模型行为,你这个理性是干啥使的?难不成这世界上就没有理性行为?如果这个反对针对的是神学家或道学家,那不要紧,上帝和天理的存在当然是不以人世间是否存在以之为准则行动的行为而转移的。但要命的是,经济学家是以实证精神和科学精神自我标榜的,这种批评就不得不重视了。于是新的模型提了出来,以使现象与模型预测吻合。但这不可能不损害以往理性规范的这一面——既然现在都不好说什么行为是理性的,什么是不理性的了,那么你怎么拿这么个大棒打人?这棒子在现实的冷水和骄阳之下早已经裂成几块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人在经济活动中追求最大效用”这句话就一定错了。事实上,面对这同样的挑战,有两种很自然的反应:

有些人认为,人在经济活动中仍然追求最大效用,只是是在有限的条件下进行选择而已,用更形式的话说,人的偏好、认知等状况只是不像经典模型假定的那样简单而已,不代表找不到新的模型来进行刻画;也可以说,他们认为人类行为仍然可以在一个新的层次找到一种统一性;

另一些则声称,这种思路本身就有问题,人不是这样来行为的,不可预测性蕴含在人的本质之中。换言之,根本不存在这样一种能刻画人类经济行为的模型,只能用其他方法来研究;他们一般认为这种寻求新统一性的努力是注定徒劳的。

前一种思路可以称之为有限理性的进路,后一种则是非理性的进路。不过两者都是建立在完全理性的废墟之上的,非此,对理性的自由充分讨论无从谈起。

有限理性的研究者大多有一种科学家甚至工程师的气质,总归觉得能找到一种清晰表达出来的,可以进行有效预测的世界一致规律比较好,哪怕今日无法拥有一种整全的、绝对的意义上做到这一点,也宁愿在一个新问题上有所突破,增进对它的理解;而非理性的研究者大多有着传统意义上哲学家的气质,总能一针见血的指出深刻的真理,只是这些真理往往过于深刻,虽然人人看了都至少会在心中激起波澜,一般却只能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而已。

这两种进路今天都有不少拥护者,我自然无法评判,只能说我个人对有限理性的进路更认同,了解也相对多些,所以在下面举一个最近的例子来描述一下有限理性进路的研究是什么样子。

有限理性进路的一个小例子

博弈论早已成为了经济学的标准工具之一,但它蕴含着一个很不合理的假设:所有人都知道整个博弈树是什么样子,即使是在不完全信息的贝叶斯博弈中,这个假设也仍然是成立的。这就成了一个研究的好课题:如果我们假设人没有那么高瞻远瞩,而是只能看到离我所在的地方前面有限几步的样子的话,会发生什么呢?这里的人仍然是根据“最大效用原则”行动的,只是受到不管哪来的限制(可能是脑子慢,可能是计算能力有限,也可能是谨慎——谁知道几步之后会发生什么呢?),做不到看到整个博弈树,因而不能原汁原味的采用博弈论的经典“理性”方法——逆向归纳(backward induction),也就是从博弈树的最后一步出发进行逆推。这种情况下,人应该怎么做呢?既然传统的方法给不了我们什么教益,还怎么说在这种情况下,传统的“完全理性”有规范效力呢,更不用说是经得住实证检验了。此时,理性人应当采用什么样的原则呢?有一篇论文就是讲这个事情的,里面有一些有趣的结果。可以说,“有限理性”在这里不仅仅是更符合实际而已,更重要的是,有一种更符合现实的规范效力,但保留了“人在经济活动中追求最大效用”这个久经考验的信条——这句话的解释空间和生命力一点不比《圣经》《论语》《纯粹理性批判》它们来的小。

也许人最终确实是“非理性”的,但我想说的是,理性刻画和指导人类行为的万里长征才只走了一小步,远远没有到达边界。先哲那般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今人是不可能再有的——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先哲手头工具的简单粗糙使他们有那么一股子绿林豪气——今人的工具要远远精致,却再也无法那么理直气壮。这也算是陈词滥调吧。也许当今的“非理性”进路正好比当初的“理性革命”那般呢。

免责声明:随笔一篇,以上只是我个人感受而已,尽可不必当真。

2013-11-11 04:36      6 评论 
images
戴冬青  2013-11-13 13:07
看完你的文章,我想从前对理性人的假设是否这样的:(1)方向上趋向于利益最大化,(2)有无限计算能力,(3)信息充分获取。
回复 


images
戴冬青  2013-11-13 13:10
你的“理性=符合经典模型预测的行为”,就是在绕圈子啊,根本没有多说点什么东西。
回复 


images
jianghaoqian  2013-11-13 13:20
回复戴冬青: 其实这三点到底是什么含义,一开始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没必要清楚。比如“利益”是什么?一般认为是人消费得到的满意程度,这无法直接观察到,所以要从人的选择返回去逆推(其实不逆推也没什么,因为偏好结构与效用函数之间存在映射关系),不过更具体的结论是直到后来才开始讨论,比如怎么个逆推法,怎么解释收集到的数据等。这一讨论很快就乱了。 “无限计算能力”,问题在于“计算”什么?计算需要什么资源?如何理解一个计算问题?这些都可以分析,这个直到计算理论发展起来才有讨论的可能性。 “充分获取”。如果不是说说而已,或者自己设定模型自己玩,那就必然涉及到相关性的问题。不难看到,不是所有的信息都有用的,不过若是涉及此,那麻烦就大了,“相关性”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从来就没讨论清楚,而且衍生出了一系列复杂的理论。另外,什么是“信息”,如何表达信息,这些问题在传统经济学的黄金时代是根本不能为经济学家们所认识,甚至看到问题所在的。
回复 


images
戴冬青  2013-11-13 13:46
回复jianghaoqian: 我觉得你对这些这些假设的质疑是有道理的,不过我想问的是,如果我们使用这三条假设,是否可以理解老派经济学家们的观点呢?我还没有走到质疑他们的那一步啊。
回复 


images
jianghaoqian  2013-11-13 14:39
回复戴冬青: 这不是说质疑,而只是说早期的观点并没有特别的关注这几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而是在有了质疑者之后这些他们本来想说的话的含义才逐渐清晰起来。
回复 


images
戴冬青  2013-11-14 11:48
今天又看了一遍,你是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待“理性”,“有限理性“这几个概念的——其实也有点宏大叙事啊。固然思路清晰,故事不错,不过个人认为如果能多列举一两个例子,别人看了心里会更踏实一些。
回复 



 
梵一鹿  不需要让青少年有判断力和批判力。只要给他们汽车、摩托车、美丽的明星、刺激的音乐、流行的服饰,以及对同伴的竞争意识就行了。剥夺青少年的思考力,根植他们服从指导者命令的服从心才是上策。让他们对批判国家、社会和指导者保持着一种动物般原始的憎恶。让他们深信那是少数派和异端者的罪恶。让他们都有同样的想法。让他们认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人就是国家的敌人———阿道夫·希特勒 images
1票,来自: liangjh1 ,

维基百科:

限制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亦有译为“有限理性”,系由赫伯特·亚历山大·西蒙(Herbert Alexander Simon)所提出,是基于生理学及心理学层面的思考,对于传统经济学理论所提出的修正。传统经济学一直以完全理性为前提,由于行为人可以得到所有资讯,因此可以在多种方案中,选择能使效用最大化的一种方案;但是于现实状况中,人们所获得的资讯、知识与能力都是有限的,所能够考虑的方案也是有限的,未必能作出使得效用最大化的决策。因此,西蒙认为必须考虑人的基本生理限制,以及由此而引起的认知限制、动机限制及其相互影响的限制。

其实照上面看,有限理性和非理性似乎是一样的,不过有限理性在于肯定人有基本生理限制,因此不可能做出使得效用最大化的决策,而非理性在于,对人选择的结果不符合人的理性行为,这一标准评判。

也就是说,有限理性是说的人决策的过程中的理性,属于对过程的考虑,而非理性在于对人选择结果的比较,属于对理性情况的否定,两者的区别在于,有限理性言说的过程(该过程受很多因素影响,因此不可能完美,不完美所以就有限),而非理性言说的结果(结果只有两种,一种理性,一种非理性)。

有限理性维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C%89%E9%99%90%E7%90%86%E6%80%A7

2013-10-28 08:14      评论 


 
郭强   images
1票,来自: 戴冬青 ,

有限理性,维基百科的解释是正确的。

有限理性与非理性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理性决策中,包含预期收益和预期风险。但由于假设了人的全知,会导致预期收益过高,预期风险过低。

有限理性在决定过程中,实际上是对理性分析结果进行向下修正,以获得满意收益,承担可承受风险。

非理性则完全不一样。在非理性决策中,只想预期收益,完全忽视风险的存在。这种情况会导致在决策者没准备的情况下冒巨大风险。

在更上层的理性决策原则中,如果一件事情的风险是不可承受的(比如可能会亏光本金),那么即使预期收益无限大也不值得做。因为小概率事件一旦出现,就可能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2013-10-28 18:02      4 评论 
images
戴冬青  2013-11-13 13:25
楼上姜昊骞的文章,你怎么看?
回复 


images
郭强  2013-11-13 13:27
回复戴冬青: 本来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让他说得那么复杂。
回复 


images
戴冬青  2013-11-13 13:28
回复郭强: 哈哈哈
回复 


images
戴冬青  2013-11-13 13:31
回复郭强: 这哥们是这样的,不过呆久了你就会喜欢他逻辑严谨了。
回复 



我来回答:

回答前请先 登录 注册

没有找到数据.

start=1534406437.0512end=1534406437.2372last=0.1859769821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