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会饮篇》后的一些疑问

我读的是刘小枫的译本,读过以后觉得有一些疑问,希望在这里能够得到解答:

1.刘小枫译本中提及了《会饮篇》的一个基本论题是“爱若斯”是否是神,这一点是否重要?爱若斯是神或者不是神,会对古希腊人对情爱的看法有什么影响?

2.文章中一直提及“有情人”跟“情伴”之间的情爱,男女之间的情爱却甚少被提及。虽然我知道古希腊有男子同性恋的风俗,但男子同性恋在古希腊社会的地位如何?是不是一种与男女间的情爱有所区别的存在?两者在古希腊社会是不是可以共存?即,一个男性古希腊公民是不是可以既有妻子,又是另外一个古希腊男子的“有情人”或者“情伴”?如果是,他的妻子跟他的另外一位男伴,又有什么样的关系?

3.文章中有一段苏格拉底引述第俄提玛跟他说的话,第俄提玛提出了“精灵”的概念:精灵是介于神和会死的之间的。我在这里把神理解为“不死的”,那么介于“不死的”和“会死的”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是不是只能把这个直接作为“精灵”的一种描述来理解?有没有更具体的描述呢?

分享到:
    评论  



2 个回答


 
张翼   images
3票,来自: 张翼 , 王凯扬 , 馮志斌 ,
1、厄洛斯是神,而且是最古老的神,从混沌中出生的第一批神中的一个
2014-05-10 16:36      评论 


 
戴锐   images
1票,来自: 馮志斌 ,

我们导修课上有讨论过第二个问题:

古希腊男人有自己的妻子,不过那只是为了生育,为了传宗接代,为了“延续生命的不朽”,女性的社会地位不高,而他们真正精神上的爱是对少年,他们对年轻的恋人进行教育,将他们培养成治国之才。

不知道理解得对不对

2014-05-31 23:38      评论 


我来回答:

回答前请先 登录 注册

没有找到数据.

关 注
4 人关注了这个问题
馮志斌汪沛张翼戴锐

start=1506241879.3238end=1506241879.5035last=0.17974901199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