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阿泰德讨论:为什么是同一个名字?


images
Samebook助教  2012-03-31 12:18
1票,来自: 姜昊骞 ,
 

为什么是同一个名字?

 

《泰阿泰德》读书会

 

这个问题首先起源于一个困惑。假如有一艘船,它名叫“五月花”,100年前它是崭新的。100年的航行让它经历了大风大浪,所有零件都更换了,甚至连船长都换过几届,为什么我们还叫它“五月花”?

 

如果我们对船不熟悉,那么来个更贴近生活的例子。大明现在是二十岁,十八年前他还是个哇哇大叫、在地板上满地爬的小娃娃,现在的大明显然比十八年前的大明懂事多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独立判断,身高、体重和相貌都大不一样了,为什么他们都叫大明,明明他们相差如此之大?

 

我的观点是:名字,并不仅仅是指一个事物本身。任何一个事物,它的存在,形成了一系列的信息。名字,与其说是命名这个“孤零零”的事物本身,不如说是将这组信息集合在一起,并为它贴一个标签。如果我们把这些信息归归类,我们会发现不外乎三类:

 

第一是它的历史,

第二是它的内部构成。

第三是它的外部处境。

 

比如上面提到的小船“五月花”,它是在何时何地被制造出来的,它的几任船长分别是谁,它去过哪些地方,这些都是小船独一无二的历史。“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流水线上可以制造出一模一样的产品,但是它们的“经历”总会有差别,比如在流水线上的顺序不同,生产时间不同,批次不同,单凭这些历史,就可以将每个事物相互区别。每个人的人生轨迹是不同的,因此每个人也可以互相区别;现在的我和过去的我都分有共同的历史,所以我还是叫“大明”。

 

但是马上会有人反驳:你所提到的历史,更多地是针对专有名词而言,比如天安门,毛泽东,这当然可以扯出他们的历史。但是如果我只是讨论一个苹果,一支铅笔,一间房子,讨论这些一般名词,那应该怎么办呢?我们可以从两个层面来回应他:

第一,   即使是一般名字,仍然是有可能追溯历史的。它们是如何出现于这个世界的?苹果是树上长出来的,铅笔是通过工厂制出来的,房子是建筑工人盖起来的。

第二,   我们不把“历史”当做“万精油”,把它当做万能的解说方法,而是开辟新的视野。我们从日常的认知经验出发,面对一个陌生的东西,我们要认识它,最直接方法,就是观察它是由什么构成的,同时它是如何与世界发生关联的。比如,房子是由门、窗、屋顶和墙壁构成的,这是它的内部构成。它为人们提供生存、活动的空间,这是它的功能,体现了它与世界中的人所发生的关联:人居住其中,它为人提供空间。从这两个维度就可以比较好地定义一个事物。

 

认识一个东西,比较好的方式是下一个定义,但是命名和定义并不是一回事。如果按照前面的看法,我们把一个事物看作是一组信息的集合,名字是这个集合的标签,那么这个集合中的一部分信息发生变化时,这个集合的标签不一定需要随时变化。这个必要的程度,由我们对信息的精确性来把握和自行定夺,比如在阿拉伯世界中,骆驼是他们生活中的重要工具,所以他们对骆驼进行了二十多种区分,相应生成了二十多个名字,而对于我们来说,阿拉伯中不同名的骆驼,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区别。类似的例子是爱斯基摩人生活在冰天雪地之中,雪对他们非常重要,他们需要更精确地来表达不同的雪,而在我们看来,他们仔细甄别的雪对我们没有区别,我们喜欢把它们混同和简化为同一种东西。

分享到:
 |   | 
2 回复

images
贺茜君  2012-03-31 16:29
这篇用于投稿吗??
回复 |

images
Samebook助教  2012-03-31 16:31
可以阿
回复 |

我的回复:

回复前请先 登录 注册


start=1511034319.9183end=1511034320.0071last=0.088764190673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