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先验的怀疑,最高善、最高理性存在且不变?


images
林楷  2014-06-13 21:37

亚里士多德继承发展柏拉图灵魂,灵魂是有生命躯体的原因和本源,是肉体的目的。比柏拉图更进一步的是亚里士多德将灵魂仅限于人类扩展到了大多数生命,但人是更显著的,并且承认人性的多元。
我对于诸如灵魂、上帝、完美理性等先验还是持怀疑的态度,虽然不是绝对的否定。
比如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
的认知与现在相比是很有限的,所以得出一些诸如怀孕分娩是多么肮脏的结论。。当他们了解到更多的世界物质规律,如进化论、物理天体运动等,我想他们又会对认识的美德有新的修正。
在所谓的先验世界推导,确实有其迷人之处,处处完美。继承并发展柏拉图形而上的大家康德的理论确实让我更好地理解一些东西,认识更真实的康德。
但作为时时地存在于经验的世界中我们(包括所有伟大的哲人),在经验中去推得所谓的先验(假设存在的话)。个人认为这样的推导实际上也会随着经验世界的发展变迁而改变,随着人们的认识水平、社会发展而改变。那么它就不再那么严格地是被定义的先验的了。我们无往不处于历史中,也无往不处于自我之中,那么这些虚无的最高善、最高理性、或最高神明之类如果过于脱离现实,又无法很好地他引至现实的话,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康德试图抛开人类情感等不稳定的经验层面的东西,但事实上,这种一定程度上反现实、反人性(或者被康德所称为动物性)的完美道德不也是不稳定的么?很难让人一直接受它,不能回避人在根本上也是只动物的事实,否则追求虽然看似美好,但似乎也过

于虚幻了。
我强调支持知识的更新,道德的更新的重要性,否则容易陷入错误而不自拔的境地;同样的,随着历史发展,人们认识的深入,哲学观也会被影响而改变。所以我始终坚持我的唯物史观,而不是最高准则的一成不变。

分享到:
 |   | 
4 回复

images
林楷  2014-06-13 21:39

“然而,我们假如无法“先验地”确知:我们在某处必能找到一切真正价值得以全然和谐的状态,或许是在某种理想的领域内,但是因为我们所知有限,所以无法想象到这理想领域所具有的一些特征,于是我们就必须回过头来‘求诸于经验层面的观察结果(empiricalobservation),以及日常的人类知识。而这些观察结果与曰常知识’则必然无法向我们保证,我们假定“所有的善,最后都能彼此协调一致”、或基于同样的理由,“所有的恶,最后也都能彼此协调一致”的说法,是正确的甚至,观察结果与日常知识,无法保证我们理解以上的说法,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日常所经验到的世界,是一个使我必须在同祥“终极”的目的、和同样“绝对”的需求中,有所抉择的世界,而在这些日的和需求中,某—部分的实现,也必然会使其他部分遭受牺牲。

此外,我们内心或许都有一股欲望,想要追求绝对的“真确”,这欲望本事一种深刻的、不可救药的形而上需求,然而,让这种欲望左右我们的实际行动,也正是道德与政治上,一种同样深刻、而却更危险的不成熟之表征”

 

回复 |

images
刘礼  2014-06-13 23:47
你可以坚持你的唯物史观,我想马克思会因此而欣慰于九泉~但我们就创立了唯物史观学说的马克思而言,你敢断定他的思想中就没有一个最高的东西在指引着他吗?推荐一本书,《人间的普罗米修斯》,讲的就是马克思的一生~我更感到,马克思的思想深处,是有一种至高法则的引力冲动的~理性与感性,先验与经验,唯物与唯心,往往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那样恩怨分明~思想是多种复杂矛盾的统一体~
回复 |

images
林楷  2014-06-15 14:55
刘礼:你可以坚持你的唯物史观,我想马克思会因此而欣慰于九泉~但我们就创立了唯物史观学说的马克思而言,你敢断定他的思想中就没有一个最高的东西在指引着他吗?推荐一本书,《人间的普罗米修斯》,讲的就是马克思的一生~我更感到,马克思的思想深处,是有一种至高法则的引力冲动的~理性与感性,先验与经验,唯物与唯心,往往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那...
回复刘礼: “理性与感性,先验与经验,唯物与唯心,往往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那样恩怨分明~思想是多种复杂矛盾的统一体~” 我非常认可这句话,特别是在进入大学以后,学习了科学的心理学,阅读了众多的近现代哲学书籍、道德批判之后感受更深。我并不认为唯物和唯心是绝对对立的。 所怀疑的,是这种绝对真确的存在以及意义。如上面所分析的,即使这种完美状态存在,我们亦不能“先验地”认知到它。而倘若存在一个绝对的最高准则,那么朝着它前行时所运用的恶的方法仿佛都应该被理解,后者是可怕的。我觉得我们始终无法达到一个最终的完美状态。如果我们发现它了,只可能是我们认识不够,所处时代的局限。即使是共产主义社会也不是人类发展的终结。 我更倾向于与现实(经验)世界的联系,在思考人类文明的同时亦要科学地认识了解我们的动物性(人性),世界的客观规律(物理)等,由此形成我自己的哲学观。 PS:除去逻辑推理,或许是因为成长经历之类的原因,我的内心深处始终对灵魂、上帝这类最高主宰抱有主观感性上的不喜欢。
回复 |

images
林楷  2014-06-15 14:56

“理性与感性,先验与经验,唯物与唯心,往往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那样恩怨分明~思想是多种复杂矛盾的统一体~” 我非常认可这句话,特别是在进入大学以后,学习了科学的心理学,阅读了众多的近现代哲学书籍、道德批判之后感受更深。我并不认为唯物和唯心是绝对对立的。

所怀疑的,是这种绝对真确的存在以及意义。如上面所分析的,即使这种完美状态存在,我们亦不能“先验地”认知到它。而倘若存在一个绝对的最高准则,那么朝着它前行时所运用的恶的方法仿佛都应该被理解,后者是可怕的。我觉得我们始终无法达到一个最终的完美状态。如果我们发现它了,只可能是我们认识不够,所处时代的局限。即使是共产主义社会也不是人类发展的终结。

 我更倾向于与现实(经验)世界的联系,在思考人类文明的同时亦要科学地认识了解我们的动物性(人性),世界的客观规律(物理)等,由此形成我自己的哲学观。

PS:除去逻辑推理,或许是因为成长经历之类的原因,我的内心深处始终对灵魂、上帝这类最高主宰抱有主观感性上的不喜欢。

回复 |

我的回复:

回复前请先 登录 注册


关 注
1 人关注了这个帖子
林楷

start=1506417274.6259end=1506417274.7269last=0.10093808174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