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学名著介绍——克拉克《大学的功用》


images
戴冬青  2013-11-07 18:50

《大学的功用》成书于1964年,作者克拉克(1911-2003),加州大学第十二任校长,美国当代著名教育家。

大学的功用(目的)是什么?这对高校的管理者,教育家们来说,是个根本性的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主张。

有一派人以红衣主教纽曼为代表,纽曼在《大学的理想》(1852年)中写到,大学教育的目的“在于提高社会理智的格调,培养大众的心智,净化民族的情趣,给大众热情提供真正的原则”,他培养一个人“能胜任任何职位,即容易掌握任何一门学科”。纽曼的观点并非无中生有、天马行空,它主要源于对自己的母校牛津大学的历史和现状的一种描绘。牛津大学历来的使命就是培养为国王服务的绅士,以及为教会服务的牧师。这一派有自己的支持者,主要是人文主义者,本科生,包括三四十年代担任芝加哥大学校长的哈钦斯,和今天倡导通识教育的各位教授学者、通才。

德国洪堡是另一派的先驱者。在纽曼正在写作的时候,洪堡创立了柏林大学。1930年,弗莱克斯纳在《现代大学》中为这种新型大学做了总结。大学“不再是学生个人的需要,而是社会的需要”,大学是“有意识地献身于寻求知识、解决问题的机构,是批判性估价成就和真正高水平地培养人的机构“,个人再也不可能”独霸任何课题“,——纽曼式的、万能的自由人一去不复返了。洪堡创立的德国大学传统重视科研,德国的大学是19世纪最有活力的大学。这一派的也有自己的支持者,主要是科学家、专家和研究生。

然而,实践要比人们的认识变化得更快,在弗莱克斯纳写《现代大学》的时候,美国的大学——他们曾经是英国传统和德国传统的学生——却发展出自己的特点。他们全面的拥抱社会,把向社会提供服务作为自己的目标,外部力量主导了大学。大学为政府、工业界和公众提供各种智力方面的服务,并且也从政府和企业那里得到资金援助。结果是大学变得五花八门,无所不包。与其说它们是一个大学,不如说它们是各个相对独立的院系的联盟。作者为它们起名为“多元化巨型大学”,巨型指的是学生、教师多,场地大,仪器设备多,涉足的研究、教学范围广。多元化指的是大学里面的各个群体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精神目标。虽然非难不断,但他们却是20世纪的主流。这一派的的支持者主要是大学的管理者、广大的社会领导层。

从培养绅士,到探索知识,再到为社会提供智力资源,西方的大学一变再变。

然而,尽管大学所侧重的若干功能和内部的指导精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相对于其他社会机构,例如政府、教会,大学却属于变化最小的机构。为什么呢?作者认为:

1、大学基本上在生产同样的产品:神学、教育、法律、医学等专业的成员与知识。

2、大学不依附于重大的技术变革,教授们像个体手艺人那样工作。

3、大学在一定程度上保有自主权。

我们的疑问:互联网到来之后,从制作课程到传播课程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门高品质的网络课程可以被无限复制,教授可以面向无数人授课。加上丰富的交互技术和大数据分析,可以相当程度上保证授课的质量。马克思说,生产方式决定上层建筑,生产方式已经大大改变了,作为上层建筑的大学机构呢?大学是否会因为互联网而发生深刻的变革?

分享到:
 |   | 

我的回复:

回复前请先 登录 注册


start=1506456135.4938end=1506456135.5779last=0.084029912948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