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宗教


images
谢福来  2013-05-02 17:45
对科学的狂热和对宗教的狂热在情感上没有什么不同(欢迎举出反例) 一种有意思的划分: 新文化运动之前,中国是精神文明。那时候盛行的是现在式微的。 新文化运动之后,中国是科技文明。不做说明了。 一种“有意思的”现象: 新文化运动全盘否定却没有提出超越性的创新。我们这一代处在一种文化乱流中。
分享到:
 |   | 
12 回复

images
谢福来  2013-05-02 17:58
之前一直想发一篇“周易是不是科学”的帖子,因为我们生活在中国,以后做科研也可能是在中国。我们的科研环境依赖我们的日常文化,这其中,也包括我们的传统文化。 运用周易,根据一个人的相貌可以一定程度上预测命运。根据屋宅方位可以预测吉凶。过去千年,我们的祖先笃信不疑。为什么?因为眼见为实,因为确实如此。因为有太多的例子可以佐证。 (语言组织的不好,但仍旧希望大家直言不讳,慷慨解惑!)
回复 |

images
姜佳铃  2013-05-07 09:01
1票,来自: 谢福来 ,
“一定程度上”这个副词,不好把控。如果单纯是科学会让人痴狂,那我觉的艺术也是种宗教。哲学更是宗教,那么多流派,我尤其感觉超验主义哲学是典型的的清教徒宗教思想的体现。关于周易的问题,我其实想到话语权的问题,周易是由谁编撰的呢?肯定是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人,他们会倾向认为统治阶层所某些具有普遍意义的相貌是富贵之人(这是事实),被统治阶层某些具有普遍意义的相貌是贫贱之人(这也是事实),但是时过境迁,以前我们说刘备双手长过膝、丹凤吊眼角、耳垂到肩是典型的帝王相貌,放到今天,他就算不悲剧应该也不会太喜剧。。。当然,特型演员另当别论。人们对美丑贵贱的相貌判断一直都在变化,周易有很多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其中朴素的辩证法思想兼具文辞之美,不愧是老祖宗遗留的宝藏,我特别记得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飞龙在天、亢龙有悔这描述事物发展的四个阶段。这其实是就是马克思质量辩证关系原理啊。。。
回复 |

images
谢福来  2013-05-08 16:58
姜佳铃:“一定程度上”这个副词,不好把控。如果单纯是科学会让人痴狂,那我觉的艺术也是种宗教。哲学更是宗教,那么多流派,我尤其感觉超验主义哲学是典型的的清教徒宗教思想的体现。关于周易的问题,我其实想到话语权的问题,周易是由谁编撰的呢?肯定是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人,他们会倾向认为统治阶层所某些具有普遍意义的相貌是富贵之人(这是事实)...
回复姜佳铃: 我已经仔细看了你的回复。其中有几个观点值得商榷。 关于周易和话语权。心理学能够通过一个人的外貌大致判断一个人的经历,而不管什么时候,经历往往代表了能力。其次,统治阶级一般集中了精英阶层,虽然关注相貌显得浅薄了,但是作为曾经存在并延续的文化,探究一下也未尝不可。 个人观点,所谓“哲学”,不过是将西方的系统硬套在给了易经。个人并不怎么待见这种观点。为什么呢? 在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说说个性与自由。所谓的思维的自由,应该是因人而异的。这个人不只是个人,还包括人种。因为不同的人种经过难以计算的环境的熏陶与训练,具有最合适的思维习惯。东方人,有东方人的思想。我们尊重阶级,秩序,集体,我们觉得这就是自由,而不是“奴性”,不要因为对方的一些侮辱性的评价就对自己完全放弃。西方人的思想崇尚个性,理性,独立的空间。(写不完了,待会再写)
回复 |

images
谢福来  2013-05-08 17:14
姜佳铃:“一定程度上”这个副词,不好把控。如果单纯是科学会让人痴狂,那我觉的艺术也是种宗教。哲学更是宗教,那么多流派,我尤其感觉超验主义哲学是典型的的清教徒宗教思想的体现。关于周易的问题,我其实想到话语权的问题,周易是由谁编撰的呢?肯定是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人,他们会倾向认为统治阶层所某些具有普遍意义的相貌是富贵之人(这是事实)...
回复姜佳铃: 这样看来,东西方之间存在的不是差距,而是差别。我们有浩瀚而含蓄的古典,对方有精密而张扬的科技。现在的我们是在复制西方,不管我们用了多短的时间重现了多久的西方的历史。但是,不可否认,我们慌张了,我们心乱了。试问一下,以这段时间被西方养成的惰性,即使我们追上了西方,我们明天该干些什么?等待西方提出问题,然后开始新的一段追逐? 现在回答周易中的“哲学”。 我大胆的说,只有西方(西式思维)能学会周易的哲学,只有东方(中式思维)能够了然周易精髓。不了解中国历史文化,不用中国人的思维重现周易中的世界,一切都是徒劳。就像是中国武术,只为强身健体,自然不需要那么高的门槛,但是想成为一代宗师,承前启后,自然要医武兼修,贯通古今。境界,本就是中国式的玄妙的。
回复 |

images
谢福来  2013-05-08 17:19
姜佳铃:“一定程度上”这个副词,不好把控。如果单纯是科学会让人痴狂,那我觉的艺术也是种宗教。哲学更是宗教,那么多流派,我尤其感觉超验主义哲学是典型的的清教徒宗教思想的体现。关于周易的问题,我其实想到话语权的问题,周易是由谁编撰的呢?肯定是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人,他们会倾向认为统治阶层所某些具有普遍意义的相貌是富贵之人(这是事实)...
回复姜佳铃: 不知道你是什么专业,但是看你的兴趣与涉猎,真是精彩至极。作为一个计算机的学生,作为一个有古典情结的中国人,面对着被当今科技鞭策的咆哮社会,心寒了。说到底,只为了在骨感的社会活出个人样。但是,不后悔,没有高度就没有发言权。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回复 |

images
姜佳铃  2013-05-09 08:36
嗯,你说得很很有道理。很多东西我们容易陷入欧洲中心论,文史哲、自然科学甚至近现代大学学科的发展都是这样的。但是就算西方有很多先进的东西,我只是艳羡其早期淳朴的古希腊罗马时代。毋庸置疑,全球化时代里的地球村,西方操纵着话语权,而且有一种很复杂的机制在限定着游戏规则,至少在我看来现在中国并没有获得什么话语权而是在力图把握游戏规则以及背后支撑的机制。你我之间的讨论虽然微不足道,却确实让我进一步深入了解游戏规则或则话语权的问题。比如,现在学术界谈文化,我觉得这其实我们在解读游戏操纵的机制。有了高度也不一定有发言权,涉及到国家发展的问题,很多都如个人发展般非常需要“极高明而道中庸”的方法。你知道西方文明就是一个容易“狗急跳墙”的二流子,你看他们现在绅士、小资、贵族、凶残起来是整个族群的凶残。可惜我高中弃理从文,不然我要好好从生物学与生理机制上解读西方人种。我有一个假设:他们先天的攻击性指数远远高于中国人(我不说亚洲人了,因为日本人曾经那么一段,你懂的)。他们的文化也是极具攻击性的。但是我们的文化可以绕着走包抄着发展,当然这很危险容易基因突变。不过,大张旗鼓对着干的话,窃以为并不是“极高明而道中庸”的。 有一点关于如何做好中华文明传承者的建议,适用于个体,那就是读书吧,各种泛读与精读。虽然我远远没有做到,可是但凡我有一点值得深入思考想法,从来也离不开阅读。
回复 |

images
谢福来  2013-05-11 21:27
姜佳铃:嗯,你说得很很有道理。很多东西我们容易陷入欧洲中心论,文史哲、自然科学甚至近现代大学学科的发展都是这样的。但是就算西方有很多先进的东西,我只是艳羡其早期淳朴的古希腊罗马时代。毋庸置疑,全球化时代里的地球村,西方操纵着话语权,而且有一种很复杂的机制在限定着游戏规则,至少在我看来现在中国并没有获得什么话语权而是在力图把握游...
回复姜佳铃: 先回复一下,代表小小楼主易经认真阅读了你独特但一针见血的见解!只恨自己学疏才浅,不能立刻明白这些灼见。容我细细品味一下。
回复 |

images
谢福来  2013-05-12 15:11
姜佳铃:嗯,你说得很很有道理。很多东西我们容易陷入欧洲中心论,文史哲、自然科学甚至近现代大学学科的发展都是这样的。但是就算西方有很多先进的东西,我只是艳羡其早期淳朴的古希腊罗马时代。毋庸置疑,全球化时代里的地球村,西方操纵着话语权,而且有一种很复杂的机制在限定着游戏规则,至少在我看来现在中国并没有获得什么话语权而是在力图把握游...
回复姜佳铃: 我终于能够对其中的一点发表一点小小的见解了! 关于游戏规则! 其实涉及到游戏规则,就相当于在说公平。 这个世界是一个很公平的游戏,不公平的只是人心,人的想法。 但是我还是很在意利益的得失。因为这些利益直接关乎生存。当“适可而止”被放到高于“贪婪”,就大同啦!
回复 |

images
谢福来  2013-05-12 15:14
姜佳铃:嗯,你说得很很有道理。很多东西我们容易陷入欧洲中心论,文史哲、自然科学甚至近现代大学学科的发展都是这样的。但是就算西方有很多先进的东西,我只是艳羡其早期淳朴的古希腊罗马时代。毋庸置疑,全球化时代里的地球村,西方操纵着话语权,而且有一种很复杂的机制在限定着游戏规则,至少在我看来现在中国并没有获得什么话语权而是在力图把握游...
回复姜佳铃: 另外,意识与存在。看到的只是意识对客观世界的一个映像。所以,这个世界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同的,原来普普通通的这个观点原来这么奇妙。
回复 |

images
张馨瑜  2013-05-12 20:44
我也觉得对科学的狂热和对宗教的狂热在情感上没有什么不同。就像这周讨论课,助教说的那样,现代科学已经发展到一个制高点上啦,很难得再有什么大的突破性的进步啦。除非我们追溯到科学的源头上,即是说我们能在哲学上有新的理解,而很多哲学又带着神秘的宗教色彩。此外,对于哥德尔的不完备性的解释,五大恩同学有过这样的解释:”世界是完备的,科学也是完备的。因为世上万物都是神造的,神不会造不完美的东西。但因为世界是属于人的,所以存在不完美。“我觉得他的说法,很巧妙地解释了世界上为何会存在的种种缺陷。。而他的解释,源自他信奉耶稣基督。这很能说明,其实科学和宗教应该是可以联系起来的哈。。
回复 |

images
姜佳铃  2013-05-12 22:28
张馨瑜:我也觉得对科学的狂热和对宗教的狂热在情感上没有什么不同。就像这周讨论课,助教说的那样,现代科学已经发展到一个制高点上啦,很难得再有什么大的突破性的进步啦。除非我们追溯到科学的源头上,即是说我们能在哲学上有新的理解,而很多哲学又带着神秘的宗教色彩。此外,对于哥德尔的不完备性的解释,五大恩同学有过这样的解释:”世界是完备的...
回复张馨瑜: 嗯,科学和宗教是可以联系起来的啊。哲学是一切科学之母,而哲学与宗教是密切相关的,很多时候发现哲学家探讨神学的问题,比如”世界是否有神的存在”。。。我对哲学与神学的渊源理解比较模糊,需要抽空好好了解一下。。。
回复 |

images
姜佳铃  2013-05-12 22:34
谢福来:我终于能够对其中的一点发表一点小小的见解了! 关于游戏规则! 其实涉及到游戏规则,就相当于在说公平。 这个世界是一个很公平的游戏,不公平的只是人心,人的想法。 但是我还是很在意利益的得失。因为这些利益直接关乎生存。当“适可而止”被放到高于“贪婪”,就大同啦!...
回复谢福来: 你其中一句话又让我想到讨论课,或许我可以变化一下某位同学的话:这个世界是一个很完美的世界,不完美的只是人心,人的想法。。。
回复 |

我的回复:

回复前请先 登录 注册


start=1545047614.9704end=1545047615.1106last=0.14014482498169